未来5-10年,中国将经历一次至关重要的周期

2019-04-15 02:02

来 源:正和岛(ID:zhenghedao);口 述:王志纲 智纲智库创始人;编 辑:叶开甫

去年年末,我写了一篇文章叫《邓公的遗产》,引起社会各界很大的轰动,让我始料未及的同时,也不由让人想起了20年前那个倚马可待、青春作赋的记者时代。

 

当时的云山珠水是最令人向往的热土,遍地是改变命运、发家致富的神话。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是,我们这批在改革开放第一线的新闻工作者依旧家徒四壁,常年衣无领、裤无裆、光着屁股走四方。不过虽然清贫,我们依旧是满怀壮志的书写着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。

 

1994年离开新华社后,我一直从事战略咨询行业。走遍了中国的山山水水,从沿海、沿江、延边到沿线,我接触了成百上千的基层企业和区域政府,也与无数达官显贵、豪商巨贾打过交道。因此对民间的喜怒哀乐感同身受,对改革开放带来的改变也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。

 

如今世事倥偬,二十年过去,我也从风华正茂的“记者王”变成了老王。40年前的那场变革的肇始,更是恍如隔世。而我有幸作为改革开放四十年的亲历者、受益者、观察者,在这个特殊的时间节点上,于情于理,都应该写些东西来纪念邓公,致敬这个伟大的时代,于是才有了《邓公》一文的由来。本来就是个人的纪念之作,所以文中也没什么大道理,更多是自身经历与思考的总结,用俗人的视角来讲一些朴素的规律。

 

没想到这篇“俗人俗事”的文章在正和岛上发出后,引来反响无数:

有党内的老同志托人捎来谢意,认为本文讲出了他们的心里话;也有经年未见的老朋友特地打电话来说,看了这篇文章很感慨;有正值壮年的企业家,留言感恩这个龙蛇出没、英雄辈出的年代……



成功者不必感谢谁的恩赐,失败了也无愧平生,这一切都肇始于邓公。

 

中国并不是必然会出现邓小平,他出现了,并且改变了中国,这是中国的幸运。小平到底给我们留下什么遗产?我认为,说到底就是尊重人性、尊重常识、顺应规律。

 

不管是城里人还是乡村人,不管是政治贱民还是出身优越的人,大家都在同一个起跑线上。像跑马拉松一样,能不能跑到第一、第二是你的事,但是起跑线总归是公平的。这是邓公给大家留下的最深刻的遗产。

 

这才有了四十年的经济奇迹。


话说回来,任何事情都是有利有弊。邓公开创了一个伟大的时代,经济繁荣,技术进步,机会丛生,思潮涌动,人们得到实惠的同时,也带来了很多弊端,繁荣的背后潜藏着很多深层次的危机。

 

从小平走了以后,到日后的近20年间,整个中国的经济可以说继续繁荣昌盛,但也出现了很多荒诞不经、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,我把它总结为几个现象:

 

野心时代

 

那时的中国步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野心时代,无数人在这场财富狂欢的盛宴中分得一杯羹饭,找到了通往财富大门的密匙。

 

2007年我和王健林在一起合作的时候,他才三百亿左右的身家,一顿晚宴上,他跟我淡淡的说了句,“志纲,用不了几年,我肯定会超过香港的李先生(李嘉诚)”。勃勃的野心显露无疑,他也确实在2016年的时候得偿所愿。

 

还有宇宙第一房企——碧桂园的杨国强老兄更不用说了,18岁以前连鞋都没得穿,踩一脚牛粪、滚一身泥巴的赤脚农民,谁能想到他不仅成了地产界翻江倒海的大佬,甚至成了整个宇宙最大的房地产企业。我估计以后人类社会再不可能有超过碧桂园体量的房企了,可谓是空前绝后。

 

他们的成功除了个人的努力与天资之外,有一大部分要归咎于这个野心时代。

 

一个美国的纽约客专栏作家在中国潜伏了十年以后,写了一本书——《野心时代》,他发现所有的中国人都是“没有做不到,只有想不到”。与世界上其他任何地方相比,这里每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演着更多人间戏剧。但可辨认的事实真相却不多,很多故事隐藏在重重帷幕之后,唯一的规矩就是没有规矩,“升起来的就是太阳”。这也是伴随经济狂飙突进必然会出现的社会现象。

 

 “沉船心态”

 

几乎每个人的发财都有说不清楚的地方,越有钱越缺乏安全感,总觉得这艘船迟早会沉,所以很多人都在想办法逃离沉船,而且很多人在逃离之前还忘不了揣一块船板跑,最后的结果只会加速船的沉没。

 

从90年代到2012年前后,整个中国基本上是处于这种世纪末心态。整个社会的腐败无以复加,基本上是把仕途当成发财的一种不二法门。我印象特别深是有个被双规的官员,人们问他为什么要贪污,他抛出一句震惊世界的名言:“当官不发财,请我也不来”。

 

然而,面对这样的世界,一边我们很愤怒,说社会烂掉了,痛斥腐败横行、道德沦丧,一边无数博士生、研究生都向往腐败,投奔腐败。

 

一个部门招公务员,只有三个名额,结果有上万人排队,都是青年才俊、高级知识分子。我后来问过一些排队的人,为什么明知僧多粥少,你们还要去赶这碗汤。他们垂涎三尺地说:“太肥了,实在是太肥了!一年能签单的费用就有一两百万”。不仅是他,很多有权在手的官员都是这样的,但所有人见怪不怪,习以为常。

 

这都是当时真实的故事。

 

得意者怀揣着世纪末心理,对未来持怀疑态度,中国能不能走向繁荣富强,中国的未来在哪里,谁也不知道。这一系列严重的问题终于在当今得到了基本解决,就是我说的第三个阶段——三个重建。


1、制度重建

 

在本届领导层履新不到一年,还没有完全展现出霹雳手段的时候,我就写了这篇文章——《三个重建即将改变中国》。我当时在文中说到:中国要想继续走下去,要想长治久安、和平崛起,在这届领导人手中必须完成三个重建,不完成中国就没有未来,那就是制度重建、文化(道德)重建、生态重建。

 

果然新一届领导人上台以后,用了七年的时间基本上完成了这么一个过程。首先第一个制度重建,反腐倡廉,很多人都认为不可能,现在基本上达到了目的。

 

王岐山书记说过一句意味深长的话:自己给自己动“外科手术”,在人类历史上真是前所未有,但我们又不得不做。

 

这些年以来,制度重建应该说初步达到了结果,国家的四梁八柱算是稳固住了,最起码让人们相信,我们是有自我净化、自我更新能力的。

 

2、道德重建

 

中国过去三十年,很多优秀的东西都丢掉了,道德、操守、文化、诚信,它使所有的人都变成了经济动物,一切都是钱为大。从现在开始五到十年,最重要的肯定是“信用”。没有信用,在江湖上将寸步难行。

 

3、生态重建

 

原来很多地方为了政绩杀鸡取卵,根本不把生态环境当一回事,经济发达的地方狂飙突进,经济落后的地方奋起直追,村村点火,户户冒烟。而且是人有多大胆,地有多大产,只要业绩能上去,不管代价多大,再加上新官不理后事,各种重污染企业粉墨登场。这样肯定会出大问题,后来果然出现了一系列生态事件。

 

这些年来,国家在治理环保问题上也下了大功夫,到去年下来,这个问题也基本上有个眉目了,如果再有三年下来,我相信这三个重建会基本完成,这对整个中国的意义堪称非同一般。

 

讲到此处,我不由想起一个很有意思的说法:

 

三千年来,任何朝代都逃不开一个“治乱循环”的过程:首先是大治,随之就是大治带来人心纷乱、社会糜烂,然后一乱就收,一收就死,一死就叫,一叫就放,一放就活,一活就乱,一乱又收……一代代的中国人就在治乱中往复循环。就像《三国演义》所云:天下大势,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。

 

在这个过程当中,很多人会感到不适应,尤其是知识分子会感受到不适应,但是小道理要服从大道理。从更大的层面上来讲,我觉得大历史阶段的治乱循环、治乱平衡,在当下基本上是成功的,这里面应该给予很大的肯定。

 

我们真正要做的,就是在这种治乱平衡中找到自己的舞台。如果说真的有什么周期的话,这恐怕就是中国最大的周期罢!


如果说改革开放是一场千年未遇之变局的话,那么这场变局中最激动人心的现象,就是“草根”崛起。

 

作为人类历史上规模最为壮观的实验场,中国为过去几代人,也将为未来几代人提供一个超出想象的广阔舞台。这个沧海横流的年代充满着野心、欲望、混乱,但也会激发起参与者身上最澎湃的志向,最天才的创造力和改变命运的强烈渴望。而所有身处于中国并且为之努力的人们,他们改变了自身命运、家族命运的同时,也改变了国家的前途与未来。

 

为什么今天的中国经过这么多灾难和磨难,但依然有无数的民营企业,从小小的草根能做到世界500强让世界不可小看的地步呢?一个最大的客观因素,就是量变引起质变,一个统一的、稳定的、向上的十几亿人口的国家,堪称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超级国度,其自身的稳定性就足以抵御绝大多数的外部风险。

 

所谓的超级国度并不是自卖自夸,挑逗民族情绪,我认为,超级国度的定义最起码有三个层面:超级市场、超级城市、超级企业。

 

1、超级市场

 

有一个投资人朋友给我讲过一个故事,2001年他去达沃斯参加会议,发现一个分会场中有个叫做马云的年轻人在主持沙龙,当时这个小伙子在讲台上口若悬河、气宇非凡,跟大家讲他伟大的梦想。

 

这个搞投资的朋友一看,一则其貌不扬,二则口气很大,三则所有的伟大设想全在一张嘴上,最后他说这种人符合了骗子的几乎所有特征,所以不仅他不投资,还劝身边的很多朋友说不能投资。没有想到他这一辈子看准了很多东西,就是在阿里巴巴的投资上看走眼了,一身“传销讲师气质”的马云终究成就了一番大事业。

 

我曾经写过一篇《马云丨大圣归来》,马云的成功除了个人特质外,最大的依仗就是中国这个超级市场,中国大企业多,小微企业更多,马云成功的关键,是找到了一个为这些草根企业服务的手段——互联网。通过互联网,马云基本上一夜之间就把成千上万的个体户全部整合在了一起,有了这个强大的支撑,马云攻城拔寨、一统中国市场、走向世界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。

 

最近我出国比较多,明显地感觉到支付宝在全世界攻城拔寨,在日本,支付宝已经遍地开花,到欧洲去也是这样,这可和我们当年“MADE IN CHINA”的小商品走出国门不同,这次走出去的是金融服务,是支付手段。

 

而这一切的前提,就是中国的超级市场。

 

2、超级城市

 

如果说超级市场是抽象概念,那么超级城市就是市场的具象化。30 年来,智纲智库参与了中国的高速城市化过程,中国城市化分成三个阶段,第一是发展中心城市,第二是争夺世界级城市,到现在争夺世界级城市群。

 

今天中国的城市化到了3.0阶段,形成了三个世界级城市群,一个是粤港澳大湾区,一个是长三角城市群,一个是领导人亲自抓的,以雄安为抓手的整个环渤海城市群,再加一个的话,就是成渝城市群。在这个过程中最令人兴奋的、最充满激情、最有前景的就是粤港澳大湾区,所以我们的企业家一定要高度关注粤港澳大湾区。

 

在粤港澳大湾区,四大中心城市GDP 合计高达7.5万亿美元,占全国经济总量的8%,目前总人口有6800万人,预计到2050年,可能总人口会达到1.5亿。今天的粤港澳大湾区内,世界500强企业就17家,美国的湾区,纽约有60多家,旧金山有30多家,东京湾有50多家,我估计凭借中国的增长速度,用不了多少年,粤港澳大湾区就能够和美日湾区并驾齐驱。

 

超级城市的崛起,也是支撑整个中国民营企业大发展的一个重要基础条件。

 

3、超级企业

 

构成超级城市四梁八柱的就是超级企业。以深圳为例,从一个小渔村,到今天生产总值突破2.4万亿元,经济总量居亚洲城市前五,2018年度财政收入突破9100亿元,甚至力压上海一头,不过区区四十年。年轻的深圳最初就是为企业家而生,它的腾飞也彰显着超级企业的力量。

 

不光是深圳,中国的乡村也逐渐呈现出了企业家的力量。近日我重返顺德北滘——这个珠三角的普通农村小镇,因为一个三千亿规模的美的电器,成了一个力压几乎所有欧美小镇的现代小镇。何享健和杨国强,两个人都是穿草鞋出身的大佬。杨国强是18岁以前没穿过鞋,何享健之前也只是一个小手工业者,最后经过三四十年的发展,一个成了宇宙第一房企,一个成了全球最大的家电企业。

 

美的、碧桂园两家世界五百强企业,直接反映了企业家对国家尤其对故土改天换地的伟大作用。这两个企业支撑起了不仅是北滘,而且支撑起了顺德,甚至支撑起了佛山巨大的产业链、产业集群,在北滘镇,几千万的企业有几百家,上亿的企业有几十家,几十亿的企业有七八家,企业和城市水乳相融,从产业化到城市化,再到乡村现代化,中国下一步的城镇化发展,企业将会起到不可思议的作用。

 

谈完了客观,我们再谈谈主观因素,林林总总接触了上千企业家之后,我总结了人性的三大特点:贪婪、侥幸和虚荣。这是所有人的共性,但又有积极和消极的两面。

 

有些人把企业的规模当作了唯一的目标,半夜惊醒,想的都是如何超过别人,钱越来越多,却没了生活情趣,过得单调乏味。到头来风向一变,资金一断,几十年爬上的神坛,跌落只需要一瞬间。

 

大时代中,很多人总认为自己是风起云涌的主角,但实则只是风流云散的代价。而一个人如果能够控制人性的贪婪,把野心变成雄心,看清事物的本质,把侥幸变成胆魄,超越人性的弱点,把虚荣变成名节,这个人就能把坏事变成好事。无法驾驭贪婪、侥幸、虚荣,死亡只是早晚的问题。

 

这一点也是很多企业家朋友要时刻自我提醒的。


今天的中国民营经济,可以用“五六七八九”来概括,即贡献了50% 以上的税收,60% 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,70% 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,80% 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,90% 以上的企业数量,说是半壁江山毫不为过。

 

但回顾四十年来的民营企业发展史,有一个问题一直含糊其辞,那就是民营企业的合法性与其地位。尤其是去年极左思潮再度出现,民营企业离场论、公私合营改造论等频频出现,好像容忍民企是无奈的选择,消灭民企是伟大的理想。歪风邪气之盛,导致领导人都不得不出来召开座谈会,给民营企业打气。

 

但仔细想想,民营企业真的需要谁来加持、点头、定调、默认吗?

 

天下没有神仙和救世主,只有人类发展的普遍真理,那就是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,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,存在决定意识。生产关系相对于生产力的超前或滞后,上层建筑对于经济基础的促进或遏制,意识对存在的作用力与反作用力,都会深刻的改变世界,民企的未来究竟在何方?无非是事在人为罢了。

 

今年的两会,我最关注的成果就是审议通过的《外商投资法》3.0版本,40年来,我国出台了几次外商投资法,我认为这次外商投资法是最有价值的,它至少讲三个平等——权利平等、规则平等、身份平等,连外商都能够做到这一点,作为民企,跟外商一视同仁,难道做不到这一点吗?所以伴随特朗普的发难,整个倒逼机制的运转,对于中国来说,可能真的是“祸兮福所倚,福兮祸所伏”了。

 

关于企业家改天换地的伟力,中兴和华为的例子可供大家思考,同样是中国的高科技企业,在与美国的贸易纠纷中结局大相径庭。

 

本应是兵多将广、资源富集的中兴,表现的不堪一击,毫无战斗力,美国罚了几十亿美金还不够,最后派出庞大的队伍对它监察,就相当于监外执行。前不久,美国已经正式任命进驻中兴的特别合规员,任期十年,在任期内监视中兴的一切经营活动,工作期间不受中兴的制约,可以随意调阅任何文件。这个所谓“合规员”的概念开创了历史的先河,自1949年以来,中国本土的中国企业,要被来自外国的检察人员时刻监控,仅中兴一家!

 

打击完中兴后,特朗普似乎错误判断了中国企业的实力,也以这种方式开始收拾华为。华为从一开始的隐忍,到现在开始展现实力,任正非说了一句话,“非常感谢特朗普总统,帮我们这个小企业做了一个大广告,搞得全世界都知道了华为。

 

不仅如此,这场5G之战可以说帮助中国做了免费的宣传。虽然现在不能说美国狙杀华为的行动已经失败,但至少目前来看肯定无法成功,美国在高科技领域特别是信息技术领域的统治地位受到严重的挑战。

 

如果没有特朗普的打压,外界似乎还不会认真思考中国对世界的影响力和贡献究竟有多大,不仅是欧洲诸国,甚至包括“五眼联盟”里的一些国家,都开始重新思考并调整对华战略。因此,华为之战的意义不仅在当下,更在未来,其重要性怎么评估都不为过。

 

谁能想到一家民营企业能够以一己之力在世界舞台上竞争角逐摊牌,能够抵抗来自国家力量的绞杀;民营企业为何会拥有如此改天换地的力量?

 

华为与中兴,同一片土地、同一个行业,甚至连名字都类似,“中国兴盛”和“华夏有为”,一个备受“八国联军”之辱,一个大展“抗美援朝”之威,个中道理,值得深思。


讲了这么多以后,其实我们自然而然地得出一个结论:民营经济不仅是必要的力量,更是一种必然的力量

 

当草根企业家的崛起、超级企业的成建制出现不再是个别现象,而成为一种机制的力量,这时候民营经济根本不需要谁来给他说法了。

 

青山遮不住,毕竟东流去,民营经济已经不是早期的野草,而成为了参天大树,从上层建筑而言,民营经济已经不再是权宜之计、顺水推舟的含混过关。名不正则言不顺,言不顺则事不兴。清醒、理智的领导人一定意识到,在任何一个社会,企业家都是国家经济的主体,没有企业家群体的崛起就不可能有国家的崛起。

 

对遭遇苦难、不公和挫折,感到无望而抱怨时代的朋友们,我想送给你一句话:世界上永远不可能有“终点”的公平,但是邓公给了我们以“起点”上的公平,让我们去闯荡大江大海。

 

只要你不放弃,不埋怨、不颓丧,无论将来成败几何,老去的时候,你总归可以对自己说一句:


无愧平生,无愧时代。


(本文根据王志纲先生3月16日在2019草根大会上的演讲《大江大海四十年》整理而成,演讲近3万字,本文为精缩版,未经作者审阅。本次活动由智纲智库主办,正和岛作为战略合作伙伴支持参与。


「版权声明: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,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。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,请立即联系我们。」

财经

关注全球经济形势,包括经济动态、最新经济政策以及建立在经济现象基础上的专业分析。

评论

【声明】评论应与内容相关,如含有侮辱、淫秽等词语的字句,将不予发表。

推荐阅读

  • 是谁为火烧圣母院喝彩

    今天是复活节,拥有耶稣受难荆冠的巴黎圣母院却史无前例地缺席了。不能不说这个时间点很有学问。很有学问的还有起火点。不是一开始被法国官方误传的“脚手架”而是尖塔的底部。这里是整个木质顶...

    2019-04-21 08:26
  • 斯里兰卡恐袭:南亚恐怖主义知多少

    在基督教最重要的节日之一--复活节(4月21日)里,位于南亚地区的斯里兰卡接连发生了八次爆炸(不知是否还会继续有),爆炸地点都是基督教堂和豪华酒店,目前已经造成将近两百人死亡,并且...

    2019-04-21 06:53
  • 新党: 北京要统,台湾怎么办?

    邀“武统学者”李毅视频连线 新党会被民进党当局解散?2019-04-21 10:11:42 海峡导报新党20日下午在桃园举办的“北京要统、台湾怎办”论坛,并且跟被民进党列...

    2019-04-21 06:15
  • 美国"印太"战略阴影下的中东变局

    长久以来,中东地区一直是美国全球战略的重要一环。在冷战时期,中东就是美苏两大阵营的角力点。从苏伊士运河危机到德黑兰事件再到历次中东战争,桩桩件件背后都有超级大国"代理人"战争的阴影...

    2019-04-20 23:12
  • 《人民的名义》为鉴, 中国影视集体逃离现实主义

    前不久,北京日报理论周刊发文,对一段时间以来热映宫斗剧提出了批评,并列出了五大罪状,强调这些电视剧虽然丰富了大众娱乐的生活,但同时也产生了不小的负面影响。 这五宗罪分别是: 1...

    2019-04-20 23:02